凤舞文学网
繁体版

75小包子和冯长生(1/2)

如今京城里的人,没有谁不知道冯家,因为冯家不但富甲一方,更是与朝中的官员渊源不浅。然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却不是这一点。最为让人称道的是冯家家主冯长生的夫人。这位死而复生的女子有一颗仁慈的心,资助了许多贫苦孩子去上书院。

冯家在京城就象征着财富、慷慨、地位,没有人不艳羡的。

冯寒寒已经四岁了,虽然会说话,可是却有些口齿不清,只是她每天傻吃傻喝的并不在意。

这日有冯长生的表亲上门来,这其中有两个女娃比冯寒寒只大了两岁,于是芜芜便让冯午硕和冯午璋带着他们三个去后院玩。这冯午璋最喜欢的事情便是看书,所以不多时便躲进僻静的角落里看书去了。

冯午硕将她们三个女娃安排在屋里,又让婢女送了些点心糖果进来,那两个女娃便欢喜地拉着他的手臂,“硕哥哥硕哥哥”地叫,冯午硕平日接触的女娃只有冯寒寒一个,冯寒寒又是个木讷贪吃不爱说话的,如今碰上这两个喜鹊一般的小姑娘,冯午硕除了有些烦躁还有些新奇。

这时婢女来找冯午硕,说是芜芜叫他去前厅见人,他于是只得丢下屋里的三个女娃娃走了。冯午硕到了前厅,来人却是户部尚书胡大人,他小时候对胡良十分亲近,只是长大之后从冯长生那里也听闻了一些事,便规规矩矩不肯再亲近了。

此时的胡良已经褪去了早先的青涩鲁莽,周遭也生出一些官员应有的疏远来,其实冯长生的三个孩子他最喜欢的是冯午硕,总觉得他和冯午硕之间有什么渊源。他也知道冯午硕的故意疏远,但是却不捅破这这一层。

胡良这次来是为了冯午硕进学的事情,他认识几个合适的人,一一与冯长生和冯午硕说了,几人又随便说了些闲话,胡良便告辞了。冯午硕恭敬地送走了胡良,这才想起后院屋里还有三个女娃娃。

等冯午硕慌慌忙忙跑到门口的时候,却听见屋里传出冯寒寒的哭声还有另外两个女娃带着嫌弃和不屑的嘲笑声。

“你两个哥哥都生得古灵精怪的,惟独你痴痴傻傻的,你一定是捡来的!”

冯寒寒哭得越发可怜:“我……是……我是亲……亲生的……”

“你看看,你连说话都说不清楚,真丢冯家的脸面。”

冯午硕忽然推开了房门,他面若寒冰,扫了那两个女娃一脸,吓得两人脸上血色尽失。然后冯午硕看见了所在墙角的冯寒寒,她的两个小辫子此时已经都被扯散了,脸颊上还有两坨红印子。

冯午硕从未如此愤怒过,他抱起冯寒寒便出了门,谁知那两个女娃一见欺负冯寒寒的事情暴露了,竟也哭哭啼啼起来,自己将自己的衣服头发扯乱了,也跑着去找自己的父母了。

那两个女娃一口咬定是冯寒寒欺负她们,可是冯家上下心中都明白她们两人说谎,因为冯寒寒是没有欺负人那个胆子的,但是也没有人能证明是她们两人欺负了冯寒寒,于是这事只能不了了之

这日冯长生在书房看账,门忽然响了一声,他以为是丫鬟送东西进来,便也没有抬头:“放下。”

“父亲。”冯长生抬头一看,却是冯午硕站在屋里,神色严肃郑重。冯长生放下笔,身子往后靠了靠:“比我想象得要早一些。”

冯午硕面色并不好看,甚至有些抑郁:“父亲,我想保护好寒寒和午璋,可是我自己不够强。”

“那你觉得什么样才够强了呢?”

冯午硕认真想了想,然后直直看着冯长生,道:“像父亲一样,能保护好母亲和我们。”

自那日起,冯长生开始亲自教导冯午硕,教他看账本,教他算账,教他认清旱季和雨季会对生意产生怎样的影响。他们父子几乎从早到晚相处,可是讲的也都是生意上的事,并不像正常的父子那般。

只是即便这样,冯长生也知道冯午硕与自己的关系近了许多。

这日有管事带着冯午硕去铺子里巡查,芜芜急忙逮了冯长生进屋,一关上门便叉着腰笑道:“你们父子两个都吃错药了不成,先前不还看对方不顺眼吗,怎么一眨眼竟情深至此了?”

冯长生看着眼前这个慧黠的女子,一个没忍住使劲儿将她扯进了怀里,按住猛亲了一通,这才抬起头来笑道:“我们爷们之间的事,你一个娘们是不会懂的。”

芜芜不屑起来,正要再问,冯长生的手却不老实地开始扒她的衣服,弄得她销魂芙蓉帐,无暇再多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