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文学网
繁体版

【22】吃是嘴巴太寂寞(1/3)

郭鹏没留下,是因为分去了文科班。

大熊没留下,是因为他决定辍学了。

十一假期回来后听到这两个消息让乔梁特不开心。

前者可接受,后者太突然。

“什么情况啊?”体育课乔梁瞪着眼问坐在球场地上的大熊。

大熊头也没抬:“我爸说我念书也念不好,还不如早些下来跟他打理饭店的事。我寻思着也对…”

乔梁踢了大熊肥肥的肚子一脚:“你丫脑袋里还真都装的是脂肪了啊,你没有点主见啊。”

“关键我真学不好啊,”大熊叹着气:“浪费时间浪费钱的,不如回家做生意了。”

乔梁一扯裤脚蹲下来:“你还怪有追求的你。”

一旁咬着半片树叶站着的郭鹏开口:“行了梁子,路都是自己要走的。何况看起来我觉得大熊挺明智的。”

是吗?不知怎的乔梁听了这话有点无地自容。

人家大熊是想体现自己价值,决定回家赚钱了。

人家郭鹏是想突出自己优势,决定弃理从文了。

他呢,不问前路死皮赖脸继续想要混在理科班。

都说速度无所谓,方向对了就行。

可是这条路他妈的到底对不对啊。

乔梁烦躁的站起身,“哎呀,行了,不说了,整不好这是咱仨一起上的最后一节体育课,寻思啥呢,走玩球去。”

大熊站起来划拉划拉屁股上的土:“走着。”

郭鹏也吐掉嘴里的叶子跟了上去。

这球玩的乔梁是贼闹心,手臭到不行。但还是陪着笑脸的活跃在场上。

分班的这几天班级里人心惶惶鸡飞狗跳的。

学文的在惦记自己会分去哪个班,学理的惦记班主任会换成谁…

而乔梁是在惦记他选理科到底对不对。坐在座位上也是蔫蔫吧吧的没什么精气神。

后门口有同学传话说有人找他,他起身出去。

谁会找他,唯一可能是李丰凯,但那小子次次都是直接前门喊。

这几天连班级纪律都特别松散,小鸡也不知是不是想展示他最后的慈悲让大家怀念他。白天自习晚上自习都不回来趴窗户和扯嗓门大喊了。

所以同学们都特别随意的该干嘛干嘛,乔梁挤了半天才从过道蹭过去。

从后门探头出去看,靠,姐姐,我不就是骂了你爸么,我又不是有心的,咱能别老yīn魂不散么。

陈汇源笑着走过来:“乔梁你在班啊,我以为你不在呢,喊半天你也没出来。”

乔梁不明所以:“同学,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陈汇源笑:“没礼貌啊,叫学姐。”

乔梁无奈:“啊,学姐。”

“我打听的呗,来你班一问,特容易找,我就问你班是不是有个大眼睛白皮肤很瘦总被罚站的男生,诺,就是你了。”

尼玛,乔梁想骂人。学姐你总结的还真到位。

但他还是保留了一个男生该有的气度,吸了口气:“找我什么事么。”

“就是想跟你做个朋友。”陈汇源抬起头说。

这时郭鹏从后门窜出来去厕所,看到这局面冲乔梁坏笑:“哟呵?”

郭鹏这一怪动静把屋里闲坏了的好奇心都引了过来,甚至后面还有两男生出来围观。

陈汇源没再说什么转身上楼去了。

郭鹏一有空就嬉皮笑脸的过来问:“你们什么时候整一起去了?”

“莫名奇妙啊?”乔梁无语:“我跟她又不熟。”

郭鹏坏笑小声嘀咕:“可以变熟啊。”

“滚。”

分班如期而至,小鸡在讲台上念完名单后开始让他念过的人收拾东西。

名单里有郭鹏和大熊。乔梁特意听的,也算是坐实了他的失望。

所谓收拾东西,就是连桌子椅子都要搬走的那种。班里都是下地乱窜的同学,在帮着去文科班的同学拿东西。

乔梁果断去了后面帮忙。

大熊的意思是他就不用搬了,“一会儿送完郭子我就直接撤了,别费那劲。”

乔梁去拿大熊书包的手停在半空,半天才放下:“成,那就帮郭子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