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文学网
繁体版

【61】得饶人处且饶人(1/4)

正是要上晚自习的时候,走廊里都是回班的同学们,看到他又被主任带走了,也都见怪不怪。

别说别人了,连乔梁他自己都一点儿没紧张感,他满脑子都在想始作俑者会是谁。如果让他知道,非得踹死他。

佛爷,张一夫。算是洛平抓纪律相当严格的几个主任之一了,出了名的不仅仅是那个大肚子,人家是真的在尽职尽责的平定所有不该有的动乱。

进了办公室后佛爷开门见山问站在门口的乔梁,语气中带着质问:“知不知道我找你来是因为什么。”

这种时候知道也得说不知道,你要是说你知道那就等于间接认罪,说不知道的话兴许可以侥幸逃脱呢。

可事实证明,此次乔梁好像根本没侥幸逃脱这一说。

乔梁刚开口说完他不知道,一沓类似卷子的纸张就甩在了他身上。

佛爷几乎暴走的指着乔梁:“有人举报你前两天期中英语考试中不仅作弊,还带着寝室同学和外班同学一起作弊,有没有这回事?”

乔梁多少还是被主任的气势震到了,毕竟做贼心虚,低头看了看脚边散落的一张张英语卷子。

除了他们寝室那几个的,还有郭鹏的。

卧槽,这什么情况啊。找的这么准。

“我问你话呢!”佛爷又喊了一嘴。

乔梁嘴硬:“我没有。”

“没有什么?”佛爷扯过桌子上的一张纸:“人家这位同学都把举报信投到校长信箱了!明明白白写着就是你!”

“不是我!”乔梁不打算承认。校长信箱不是最没用的存在么。

“不是你?那人家怎么不写别人啊!啊?”

这话他妈的对啊,这明显就是在针对他乔梁。

佛爷又把那张举报信拍回桌子上,“校长把这件事jiāo代下来了!作弊是很恶劣的行为,让我必须严肃处理,我看到这信时发现是你!我都根本不用怀疑了!就你,隔一段不闯祸就皮yǎngyǎng是不是?”

乔梁只能安静听佛爷在那扯脖子喊,他能说什么,生怕多说一个字都带来负面影响。

此时他只想看看那封信,到底是他妈的谁,就算是匿名的,看看笔迹也好啊。能对他身边人事了解这么到位的肯定是熟人。看到笔迹一定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毕竟总共知道和参与这件事的就没几个人。

想到这他弯腰把脚边卷子都捡起来,走几步送到了佛爷桌子上。

可当他下意识去看那张纸时,佛爷却快速的将举报信塞到了办公桌抽屉里。

乔梁毛都没看到。

“我告诉你乔梁,”佛爷拍桌子上的卷子:“你嘴犟没有用,事一出我就让英语老师们核对了,这些都是问题卷子,你不承认没关系,这里的每个同学我都会一个个找来问,这个传播答案的,严重影响了学风学纪,简直就是败类!”

乔梁拖长声的说:“主任,真不是我。”

“你先不用说了,我就不信我还治不了你们,”张一夫手一扬,“你先回班去站着,一会儿你们班主任就到,你现在承认了可从轻处理,否则真让我查出来是你,直接开除!”

最后四个字对乔梁来说,分量极重,心都一颤。他大步走出主任办公室,边往班走脑海里边闪过考试头一天晚上的种种人和种种场景。

所有拿到答案的人,有郭鹏,李丰凯,外班的只有这两个。他也极度相信他的好哥们不会将消息四散。他捡卷子时有仔细看,并没李丰凯。可能是那小子没用,也可能是抄的技术高,或者是举报的人不知道。

再加上他们寝室的五个,除去他,除去许耀阳,除去徐宁……

想到这,乔梁脑袋瞬间清醒,徐宁举报的可能xìng简直太大了。

那天他让徐宁看,人家不但没看,还退避三舍。

其次,徐宁喜欢许耀阳。自从寝室的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后,一定是万分不顺心。

乔梁断定,是他妈的徐宁想整我。

他越想越来气,被冲动占据了头脑,推开前门进了屋。

显然班里同学也都因这事没消停,吵吵闹闹议论声音被突然进来的乔梁打断了。

乔梁没回座位,直接走去徐宁座位,把低头不知写什么的徐宁衣服领子拽在了手里,低头问:“徐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